欢迎访问长春生活网  今天是 2024年07月22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 首页 > 汽车

供需趋弱致国际油价区间震荡

近期,国际油价结束了从6月份开始的连续7周的周线级别上涨,进入回调阶段。截至2023年8月25日当周,油价震荡下跌,伦敦布伦特、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油价分别下降至84美元/桶和80美元/桶附近。

这一价格基本上重新回到了2023年年初的水平,但相较于2022年的价格高位已经下滑了三分之一左右。这反映了国际油价的基本走势:在去年地缘政治因素引发的高位油价逐步回落的大趋势下,供需两弱的格局将导致国际油价处于区间震荡态势。

在年初各大机构对国际原油价格的展望中,供需层面的潜在“双弱化”是多方共识。一面是全球央行加息潮带来的经济放缓和需求下行风险,另一面是由石油输出国组织和非欧佩克产油国组成的“欧佩克+”控制产量托底油价和“欧佩克+”以外的产油国增量有限难改供给紧张大势。事实上,这两大因素很好解释了今年以来国际油价的基本走势。

供给层面,“欧佩克+”主要成员国的托底决心成为支撑油价极端性走强的重要因素。4月初,“欧佩克+”向市场传达了进一步主动支撑油价的决心。受此影响,布伦特原油期货主力合约曾一度上涨至88美元。另一方面,需求不足数据的阶段性释放不断压制石油生产国支撑油价的效果。4月份“欧佩克+”表态后,全球宏观数据不及预期导致悲观情绪主导市场。布伦特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从88美元的高位逐步回落,并一度跌至71美元。

本轮国际油价的回调走势也无法摆脱供需博弈的框架。在此次回调之前,国际油价已经连续7周上涨。这主要得益于6月份“欧佩克+”的表态。在此次“欧佩克+”部长级会议上,主要成员国决定延长原油减产协议至2024年底,同时沙特独自额外减产100万桶/日。这一系列举措直接推动了国际原油价格实现自2022年以来最长的周线级别上涨,并再度触及88美元的年内高点。

然而,随后宏观数据的恶化,尤其是各方对于发达经济体潜在衰退的担忧加剧了油价下行压力。在8月初的拐点节点上,国际市场已经从惠誉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感受到需求层面的寒意,然而沙特和俄罗斯宣布延长供应削减至9月份的决定、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原油库存的创纪录降幅避免了油价的单边下行。在此后的三周中,来自需求侧的压制因素逐步强化。发达经济体央行加息导致的经济衰退风险成为市场的主导力量。

8月上中旬美国通胀数据再次加速上行,加大了各方对于美联储将采取更多抑制需求政策的预期。8月中旬至下旬,一系列不及预期的宏观数据加剧了各方对于未来原油需求不振的担忧。其中影响最为突出的数据是采购经理指数(PMI)前瞻数据。最新的标准普尔全球8月份早期PMI调查数据显示,主要发达经济体自1月份以来首次集体陷入收缩。其中,美国综合PMI虽然仍在扩张区间,但已经处于6个月的新低;英国、欧元区综合PMI不仅处于枯荣线以下,而且分别创下31个月和33个月新低;日本综合PMI指数虽然连续8个月处于扩张区间,但是增速较二季度明显下滑。制造业PMI的数据令人更为担心,前瞻数据显示上述四个国家和地区制造业部门均处于萎缩状态且下行压力明显。

受此影响,虽然8月后半月原油库存数据超预期下降形成了一定的支撑,但是需求疲弱导致市场对原油需求的前景悲观加剧。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各方原油供给收紧的预期近期也频遭冲击。一方面,美国原油供给不断上升。从7月底开始,美国原油产量从1220万桶/日逐步上涨至1280万桶/日,升至3年新高,同时原油出口也保持高位运行。另一方面,超预期新增原油供给不断增加。市场机构近期密切关注“欧佩克+”以外的产油国的新增产能。国际能源署数据显示,7月份“欧佩克+”以外的产油国的产量增加了31万桶/日,产量增至502万桶/日。8月份,来自伊朗、委内瑞拉的原油加速流入国际原油市场的消息也进一步加重了国际油价的承压下行。

展望后市发展,国际原油市场无近忧、存远虑成为各方的共识。

在供给侧,尽管沙特和俄罗斯等持续减产,美国带领的“欧佩克+”以外的产油国增产将持续抵消相关减产努力。美国能源署预计,“欧佩克+”以外的产油国2023年和2024年将增产210万桶/日和120万桶/日,其中2023年美国和其他非“欧佩克+”产油国将分别增产130万桶/日和80万桶/日,2024年将分别增产50万桶/日和70万桶/日。

在需求侧,2023年的需求复苏和2024年的需求下滑将接续出现。国际能源署认为,2023年,在交通运输逐步恢复、石油发电量增加和中国经济复苏的整体推动下,全球石油需求正在创下历史新高,预计全年需求将增加220万桶/日,达到1.022亿桶/日。然而,伴随新冠疫情后反弹动力的逐步减弱,尤其是发达经济体经济状况低迷,在全球普遍提高能效标准和推进电动汽车使用的大背景下,2024年全球原油需求增幅将从今年的220万桶/日下降至100万桶/日。

在库存方面,国际能源署预测下半年原油库存将出现下降,其中三季度、四季度可能分别下降220万桶/日和120万桶/日,这将为油价提供一定的支撑。然而,针对2024年的库存预期,美国能源署预计2024年库存会小幅增加,进而给2024年的油价带来一定的下行压力。

基于上述供需层面的预测,诸多机构认为,鉴于当前油价虽然回调但仍处于年内区间较高位置,且各方对于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和制造业萎缩的预期渐趋强烈,如若供给层面无明确支撑利好因素,国际油价未来上行空间相对有限,下行压力将保持高位。(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蒋华栋)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长春生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