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长春生活网  今天是 2024年07月22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为了爱3:清远有事,兰姐请耀东帮忙,铁富不请自到

耀东说:“我告诉你啊,强扭的瓜不甜。我没想谈对象,谈什么对象呢。这事你操鸡毛心啊。你捧着弟弟的碗,操着我爹的心,一个弟弟关心大哥找对象的事?你找个对象我看看呢?”“你看,我这......拉倒吧,算我咸吃萝卜淡操心。我忙我的去。”彪马去赌场忙去了。陈耀东感觉挺尴尬的,回到办公室,说道:“大姐,一会儿吃饭去呗,还去上次的店,行吗?要是行的话,我定个位子。”“老弟,你们互相留个电话吧,吃饭是小事,以后你俩常接触接触。姐挺看好你的。我女儿刚才也跟我说了,说东哥人不错。初次见面,挺有眼缘。”
“行,姐,再说吧。先留个电话,加个QQ,有空聊聊,我现在也不好表态。”“也行。露露,跟你东哥加个QQ,把电话号留给你东哥。没事的时候,两人多聊聊。”露露和耀东互相留了电话和QQ。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从这天开始,兰姐来的更勤了,而且每天输的也更多了。能看出来,兰姐为这个事挺上心,也舍得投入。露露每天也是嘘寒问暖,耀东疲于应付,每次只是敷衍一下。露露每天晚上十几条信息。五六天过去,耀东实在受不了了。这天中午,耀东拨通了加代的电话,“哥啊。”
“哎,耀东。”“哥,我这事也知道怎么跟你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得过两天呢。什么事?”“别的事,就是男女之间的事。”“搞对象了,把女孩肚子弄大了?”“没有。哥,也不算是搞对象,等你回来再跟你细聊吧。”“没有别的事吗?”“没有别的事。哥,等你回来,我再跟你细聊吧。”“那也行。”电话里,加代也没急着问。正常情况下,兰姐每天下午五点就过来了,可是这天六点了,也没来。耀东看了一眼,场子里也不见兰姐的身影。耀东没有我问,以为一会儿兰姐会来。不大一会儿,兰姐的电话过来了,“东弟。”“哎,兰姐。”“东弟,兰姐能不能麻烦你一个事?”“什么事?”“你方便不?你要方便的话,你来一趟清远。”“姐,怎么了?”“你要方便的话,你来一趟,电话里面也说不清。有人找茬。”“我马上过去,你别着急。你在哪呢?”“我在家呢。财务刚才给我打的电话,说一百来个流氓手里拿着刀枪棍棒在我公司门口站着。我一个女流之辈,也不敢过去。东弟,你要方便的话,你就来一趟。”“姐,你等着我,我马上到。”电话一撂,出了办公室,耀东一摆手,“集合了!”不大一会儿,松岗四霸带着一百来人到了,耀东留了几个兄弟看家,带着一百二三十人出发了,直扑清远。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陈耀东的劳斯莱斯领头,后面跟着三十辆车。晚上将近十点的时候,到了清远。耀东拨通电话,“姐,你在哪个位置?我到清远了,我是到你公司还是到哪?”“东弟,你来我家接我一下吧,我不敢到公司。”
“我马上到。在哪个位置?”兰姐把位置告诉了耀东,“东弟,我到小区门口等你。”“行。等我吧。”耀东让兄弟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前面领路,往兰姐家开去。到了小区门口,看到了兰姐和露露站在路边。耀东从车上下来,一摆手,“姐。”兰姐叫了声东弟,露露叫了声东哥。耀东问:“他们人在公司门口啊?”兰姐说:“在公司呢。耀东,我没别的意思,我们当地一个叫铁富的,我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叫什么名字?”“铁富。跟你年龄相当,可能比你大一两岁,也是这边的社会人。你见过没?”“我没见过。我很少来这边,我基本没有清远的朋友。什么事?你说事吧。姓铁的是对方的头啊?”“他不是对方的头。他和你都是为我帮忙的。他以前跟我合作做过工程。现在他知道消息了,主动给我打电话,让我不用着急了,他现在往公司去。我跟你提个醒,别一会儿你们不认识,到时候打起来。”“啊,那行,没事。过去看看吧。到那边,你想怎么办,你告诉我就行了。”“那也行。”耀东一摆手,“你坐我车。”兰姐母女俩上了耀东的车,三十来辆车,直奔公司。到了公司门口,一眼就看见两伙对峙着。一伙三十来辆车,另一伙四五十辆车。兰姐指着小子一个说道:“那是铁富。”耀东一看,铁富身高一米九左右,三十六七岁,长得结结实实,小背头,手指对方在比比划划。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兰姐、陈耀东、露露以及一帮兄弟都下了车。铁富身边的兄弟一看,“富哥,这是谁呀?兰姐怎么还带人过来了呢?挺有排面的,不是说她不认识社会人吗?”“谁知道呢。”铁富一摆手,“兰姐。”“弟弟!”兰姐上来一握手,“谢谢啊。”“没事。对面领头的前两年跟我打过架,挺抖呵我的。一会儿我罢他。我才到这儿,我的阵势刚摆开。别着急,我一会儿还有上百个兄弟过来。等兄弟都到了,我直接给他包围。姐,你别管了。这种事你都不用亲自来。我全给你办了。露露也过来了?”露露礼貌地叫了一声富哥。铁富说:“哎哟,小露又漂亮了。这皮肤怎么保养的?这么白嫩呢。跟富贵握个手呗,两个月没看着了。”“富哥,你好。”小露跟富哥握了握手。铁富满足得呵呵一乐,“小露这一天的......”转头铁富看向了耀东。

耀东说:“我告诉你啊,强扭的瓜不甜。我没想谈对象,谈什么对象呢。这事你操鸡毛心啊。你捧着弟弟的碗,操着我爹的心,一个弟弟关心大哥找对象的事?你找个对象我看看呢?”

“你看,我这......拉倒吧,算我咸吃萝卜淡操心。我忙我的去。”彪马去赌场忙去了。

陈耀东感觉挺尴尬的,回到办公室,说道:“大姐,一会儿吃饭去呗,还去上次的店,行吗?要是行的话,我定个位子。”

“老弟,你们互相留个电话吧,吃饭是小事,以后你俩常接触接触。姐挺看好你的。我女儿刚才也跟我说了,说东哥人不错。初次见面,挺有眼缘。”
“行,姐,再说吧。先留个电话,加个QQ,有空聊聊,我现在也不好表态。”

“也行。露露,跟你东哥加个QQ,把电话号留给你东哥。没事的时候,两人多聊聊。”

露露和耀东互相留了电话和QQ。



从这天开始,兰姐来的更勤了,而且每天输的也更多了。能看出来,兰姐为这个事挺上心,也舍得投入。露露每天也是嘘寒问暖,耀东疲于应付,每次只是敷衍一下。露露每天晚上十几条信息。五六天过去,耀东实在受不了了。这天中午,耀东拨通了加代的电话,“哥啊。”
“哎,耀东。”

“哥,我这事也知道怎么跟你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我得过两天呢。什么事?”

“别的事,就是男女之间的事。”

“搞对象了,把女孩肚子弄大了?”

“没有。哥,也不算是搞对象,等你回来再跟你细聊吧。”

“没有别的事吗?”

“没有别的事。哥,等你回来,我再跟你细聊吧。”

“那也行。”电话里,加代也没急着问。

正常情况下,兰姐每天下午五点就过来了,可是这天六点了,也没来。耀东看了一眼,场子里也不见兰姐的身影。耀东没有我问,以为一会儿兰姐会来。

不大一会儿,兰姐的电话过来了,“东弟。”

“哎,兰姐。”

“东弟,兰姐能不能麻烦你一个事?”

“什么事?”

“你方便不?你要方便的话,你来一趟清远。”

“姐,怎么了?”

“你要方便的话,你来一趟,电话里面也说不清。有人找茬。”

“我马上过去,你别着急。你在哪呢?”

“我在家呢。财务刚才给我打的电话,说一百来个流氓手里拿着刀枪棍棒在我公司门口站着。我一个女流之辈,也不敢过去。东弟,你要方便的话,你就来一趟。”

“姐,你等着我,我马上到。”电话一撂,出了办公室,耀东一摆手,“集合了!”

不大一会儿,松岗四霸带着一百来人到了,耀东留了几个兄弟看家,带着一百二三十人出发了,直扑清远。



陈耀东的劳斯莱斯领头,后面跟着三十辆车。晚上将近十点的时候,到了清远。耀东拨通电话,“姐,你在哪个位置?我到清远了,我是到你公司还是到哪?”

“东弟,你来我家接我一下吧,我不敢到公司。”
“我马上到。在哪个位置?”

兰姐把位置告诉了耀东,“东弟,我到小区门口等你。”

“行。等我吧。”

耀东让兄弟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前面领路,往兰姐家开去。到了小区门口,看到了兰姐和露露站在路边。耀东从车上下来,一摆手,“姐。”

兰姐叫了声东弟,露露叫了声东哥。耀东问:“他们人在公司门口啊?”

兰姐说:“在公司呢。耀东,我没别的意思,我们当地一个叫铁富的,我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

“叫什么名字?”

“铁富。跟你年龄相当,可能比你大一两岁,也是这边的社会人。你见过没?”

“我没见过。我很少来这边,我基本没有清远的朋友。什么事?你说事吧。姓铁的是对方的头啊?”

“他不是对方的头。他和你都是为我帮忙的。他以前跟我合作做过工程。现在他知道消息了,主动给我打电话,让我不用着急了,他现在往公司去。我跟你提个醒,别一会儿你们不认识,到时候打起来。”

“啊,那行,没事。过去看看吧。到那边,你想怎么办,你告诉我就行了。”

“那也行。”

耀东一摆手,“你坐我车。”

兰姐母女俩上了耀东的车,三十来辆车,直奔公司。

到了公司门口,一眼就看见两伙对峙着。一伙三十来辆车,另一伙四五十辆车。

兰姐指着小子一个说道:“那是铁富。”

耀东一看,铁富身高一米九左右,三十六七岁,长得结结实实,小背头,手指对方在比比划划。



兰姐、陈耀东、露露以及一帮兄弟都下了车。铁富身边的兄弟一看,“富哥,这是谁呀?兰姐怎么还带人过来了呢?挺有排面的,不是说她不认识社会人吗?”

“谁知道呢。”铁富一摆手,“兰姐。”

“弟弟!”兰姐上来一握手,“谢谢啊。”

“没事。对面领头的前两年跟我打过架,挺抖呵我的。一会儿我罢他。我才到这儿,我的阵势刚摆开。别着急,我一会儿还有上百个兄弟过来。等兄弟都到了,我直接给他包围。姐,你别管了。这种事你都不用亲自来。我全给你办了。露露也过来了?”

露露礼貌地叫了一声富哥。铁富说:“哎哟,小露又漂亮了。这皮肤怎么保养的?这么白嫩呢。跟富贵握个手呗,两个月没看着了。”

“富哥,你好。”小露跟富哥握了握手。铁富满足得呵呵一乐,“小露这一天的......”转头铁富看向了耀东。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长春生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